清华大学 1980级

幸运的精灵——经零班的故事

2016-03-28 | 李稻葵(经0班) | 来源 摘自《清华人》(1980级毕业30周年纪念专刊) |

        八十年代的第一个秋天,我们31位来自全国二十多个省市的年轻学子,怀着极其兴奋的心情,踏入了清华园。我们是刚刚成立的经济管理工程系(经管学院前身)的第一批本科生,不折不扣地成为经管学院0字号试验品。沿用清华传统,我们班的编号是经零,从此我们31位同学自称精灵。

        我们是一群幸运的精灵。

如饥似渴,四处谋学

        八十年代的中国,充满着变革的生机。改革、开放、发展是那个时代的主旋律。那时的大学生,堪称天之骄子、时代宠儿,全国只有2%的同龄人能上大学。在校园里,我们如饥似渴地学习。为了晚自习,常常提前吃晚饭,抢自习位子。图书馆灯光好,找参考书方便,能抢到图书馆的自习位子,像今天出国能坐头等舱一样是奢侈品。我们精灵同学最羡慕的是建筑系同学,他们每个班有自己的专用教室,在主楼还有自己的图书馆建筑分馆。能混到他们的图书馆里呆上大白天,在我们是享受。

        那个时代,国家刚刚开放,外面的世界真精彩,激励着我们拼命学外语。我们学外语的条件与今天没法比,但是我们学外语的热情远比今天的学弟学妹们来得高。我们心里非常清楚,只有学好外语,才能原汁原味地汲取国外一切先进的知识和经验。每天晚上,大家涌向主楼三层拐角处的外语教研室,听一段基础英语(《Essential English》)的录音。白天走在路上、吃午饭的时候戴着小耳机,听英语教学广播节目。有一次我带的耳机掉在了饭碗里,拎出来,擦一擦接着听,不巧旁边一个外班的女生看到了,她满脸古怪的表情我至今难忘。那个时候,我们时时希望能够找个机会和老外练练英语。我们几个同学经常听《美国之音》的英语节目,从中得到了他们听众服务部的电话。没钱打电话,怎么办?我们就用宿舍楼里公用电话,给美国之音编辑部打对付电话,给他们节目提意见,用英语聊上一会儿,觉得非常酷。那个时代还是非常开放宽容的。

被学校“忽悠”的精灵

       精灵是经管学院的第一批本科生。入学之时,我们的专业全名是“经济管理数学与计算机应用”。现在想来,这可能是清华历史上最长的专业名。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电视未普及、报刊杂志篇幅非常有限,因此广告资源极其匮乏的年代,起这么一个把所有响亮的关键词都放进去的专业名称,等于是免费占用全社会的广告资源,太有创意了!所以精灵们一入校,发现我们的高考平均成绩居然是全校第三,仅次于计算机和自动化系。但是,我们很快发现,我们被“忽悠了”,因为学校安排了大量的数学、计算机、经济以及管理的课,我们怎么也搞不懂,什么是“经济管理数学与计算机应用”这个专业的具体内涵。

帮学校请来了总理级院长

       精灵们不抱怨,这不是清华的基因。我们和外系高年级同学一起自发成立了一个社团,叫“经济管理爱好者协会”,简称“经协”,负责人之一就是现任的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经协”的一项重要活动,就是邀请社会各方给我们讲解国内外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最新话题。我们请来了北京大学才子、章含之的前夫、洪晃的父亲、经济学家洪君彦老师。这个求学阶段从没出过国的才子,风度翩翩、出口成章,点缀着随口拈来的美式英语,为我们讲解美国经济和美国社会。我们也请来了国家科委主任、自动控制专家宋健,由他讲解如何用微分方程预测中国人口增长。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清华学长,他深入浅出、言辞犀利、幽默生动地讲解中国经济运行的最前沿问题。一次听不够,再请第二次。随着他不断来到学校演讲,他自己的职务也不断升高,校长最后都得出来欢迎他。直到1984年,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正式成立,学校决定请这位学长,我们最喜欢的演讲者,作为经管学院第一任院长。这就是,后来我们所熟知和敬仰的朱镕基总理。所以我们精灵们经常说,作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实验品,我们对母校的最大贡献就是:协助学校找来了一位杰出的总理级院长,堪称全球经济和管理学院之最。

出国为清华争光,学成为祖国效力

       精灵是开放年代的幸运儿。1984年秋,我们毕业的前一年,国家教委给了清华大学八个名额,参加全国统一考试,根据成绩,推荐出国学习经济学。七位精灵外加一位外系同学被选出来参加考试,并全部通过教委考试推荐出国。同时隔壁北大,也选了八位参加考试,最后只有两位通过。放榜之后,入围者集中于北京外国语大学集训外语三个月,两位北大学子也在列。不到三个星期,两位北大学子中的一位,在食堂用餐时被北外的校花“俘虏”,留在北京,暂不出国了。随着这几位精灵出国学习,其他精灵也纷纷负笈远洋,有去欧洲的,也有去泰国的亚洲理工,求学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如今,当年出国的精灵们纷纷回到了国内,参与到中国大国崛起的进程中来。其中四位精灵先后回到了母校工作。而那些仍在国外工作的精灵,心系祖国,时时通过微信与国内的精灵们交流,更是在自己的工作中处处为祖国的发展着想、效力。

为了见证祖国全面现代化,再健康地奉献三十年

        精灵毕业三十年了,未来的三十年我们完全可以期待也是幸运的。我们有理由期待,再过三十年,中国的经济达到美国人均收入水平的60%甚至更高,经济规模将达到美国的两到三倍,全面迈入现代化强国和富国的行列。这样的美景,不仅值得我们期待,更是激励着我们在不同的岗位、世界的不同地方、以不同的方式,共同关心祖国的发展,奉献自己的力量。我们在校时的口号是:为祖国健康地工作50年。今天我们的目标,是为了见证祖国的现代化,让我们再以不同形式,为国家的发展健康奉献30年。

        幸运的精灵们,感激这个时代,感激母校清华大学,感激培育我们的清华经管学院。


相关新闻

  • 122020.08
  • 112020.08
  • 072019.11

    先生吴冠中

    我与先生相识于一九六五年,这一年我十九岁,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毕业,考上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潢美术系,在书籍装帧专业学习。正巧吴冠中、卫天霖、阿老等北京....

  • 182021.06

    “宗师”周培源

    人们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周培源的一生,以1952年院系调整为分界线,可谓三十年清华三十年北大。有人说,孔子有弟子三千,周培源有学生三万。晚年,他更是各种巨大荣誉和崇高社会地位加身,是中国科学界的一面大旗。他的学生、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教授张守廉说,自己想做到的是“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但真正做到的只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而周培源自己晚年却说过一句话:“这不是我这一辈子所追求的。”这就...

  • 182021.06

    何兆武:上班记

    他说,20世纪下半叶的 历史和现实政治纠缠太深 千呼万唤的“上班记” 终于还是没能出来

  • 182021.06

    百岁许渊冲离世,余下的只有回声

    一个一辈子大声说话的老人从今天开始不再能跟我们说话了。翻译家许渊冲先生于2021年6月17日在北京家中去世,享年100岁。人生一半的时间里,他困在沉默里,度过了复杂的100年,熬过了战争、革命、误解……他外号叫「许大炮」,正是因为没人听他说话,他总是大声说。有人愿意听他谈翻译时,他已经是个老人了。一辈子大声说的话里,他争过声名,争过房子,争过头衔,争过对错,争过高低,但他并不善于自我表达,因为总是大声地、激...

  • 182021.06

    天才为何成群地来? 纪录片《九零后》里的西南联大

    关于西南联大最知名的一段叙述是:只存续8年,却先后培养出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5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8位“两弹一星”功勋、172位院士和一百多位人文大师。

  • 172021.06

    叶逊敏:张弛有度的知识分享者

    2006年本科入学,2019年博士毕业,叶逊敏在清华园度过了近十三年的校园时光。与其他清华学子略有不同的是,在研究生期间,叶逊敏以“火树”的网络身份做了一名桌面游戏的兼职主播,还参与了《一站到底》《密室大逃脱》《最强大脑》等展现知识储备和逻辑思维能力的综艺节目,并一直在网络上进行知识分享和理性讨论,在网络上小有名气。2019年毕业后,他跳出专业限制,自主创业,现在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CEO。对于叶逊敏来说,“...

  • 172021.06

    中国翻译界泰斗许渊冲逝世 享年100岁

    澎湃新闻记者从许渊冲先生友人处获悉,中国翻译界泰斗、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许渊冲先生6月17日上午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此前报道:翻译家许渊冲:一生“诗舟”播美,百岁仍是少年来源:新华网客户端04-18作者:史竞男北大畅春园,每至深夜,总有一盏灯亮起。那盏灯,属于翻译家许渊冲。它陪伴着他,在一个又一个黑夜,徜徉于唐诗宋词和莎士比亚的世界;它更陪伴着他,以笔为桨撑起生命之舟涉渡时光之海……许渊冲。(...

  • 172021.06

    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写在母校110华诞到来之际

    母校110周年校庆即将来临,由于疫情,今年校庆可能不举行大规模返校活动,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谨以此文表达我对母校的怀念和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