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张晓东:研究员的坚持是一辈子的坚持

2019-03-27 | 来源 公号“清华大学安徽校友会”2019-01-18 |

张晓东,1960年出生于安徽省宿州市,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等离子体物理、托卡马克实验、超导托卡马克的稳态运行研究。1979年考入清华大学工物系加速器专业,1987年在中科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获硕士学位,2001年在中科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获博士学位。1995年初晋升副研,1999年初晋升研究员,目前担任中科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党委书记。

张晓东

合肥人都知道合肥有一座“神秘”的岛屿,它位于蜀山湖畔的董铺岛上,面积2.65平方公里,岛上三面环水,绿树成荫,被国家旅游局、中国科学院推选为“首批中国十大科技旅游基地”,它就是科学岛!今天我们要介绍的主人公——张晓东学长,就在这座“神秘”的岛屿上工作。

青葱岁月,那时清华园

1979年,张晓东学长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工物系加速器专业,那一年他19岁。“当时我报清华大学工物系加速器专业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因为整个安徽省只招一个人,最后我被成功录取,也是很幸运”,张晓东学长回忆道。

“上大学之前从来没出过远门,突然要去北京上大学,特别兴奋”,说起40年前的往事,张晓东学长脸上荡漾着笑容,“当时坐火车到北京的老火车站,学校有校车去车站接,在校车上第一次见到天安门,那画面至今难忘”。

“清华大学的学习氛围非常好,晚自习时,我每天早早的会去图书馆占座,去晚了就没位子了。那时晚上是定时熄灯,熄灯后还有同学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非常刻苦。清华非常重视体育,我因为小时候学过武术,所以到清华后受电影《少林寺》的影响,就加入了校武术队,练习太极拳和形意拳,现在我还保持着每天打羽毛球,洗冷水澡,这些都是在清华养成的运动、生活习惯。”青葱微光少年时,青春记忆中最美好的模样,那时的张晓东学长一定是一个明朗、阳光的运动少年!

饮水思源,清华让我更好出发

清华大学当时被誉为工程师的摇篮,非常重视对学生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培养。“在清华,学校安排较多的时间教我们绘图、金工实习、专业技能、电工课以及其他培养动手能力的实验课程,老师跟我们说‘未来每个人的工作方向都是不确定的,只有让自己掌握更多的知识和技能,才能适应国家和社会的需要’,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受益匪浅”,张晓东学长回忆道。

除了重视对于学生基础知识的培养,清华大学也非常重视培养学生的科研能力,为科研实验提供巨大的费用支持,让学生通过真实的实验开阔视野,为以后的科学研究做准备。“当时在清华时,我就接触到了放射源,做了一些核辐射试验,所以后来到科学岛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后,对于核辐射我既不惧怕也不陌生,能够很快投入到实验研究中,这些都要感谢母校对于我的培养”,说到母校,张晓东学长目光中满是感念。

研究员的坚持是一辈子的坚持

自1984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张晓东学长来到了中科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到今年已经35年。这35年间,除了1995-1997年,张晓东学长前往德国马普学会等离子体所访问工作,其他时间张晓东学长一直都在岛上从事等离子体物理、托卡马克实验、超导托卡马克装置及其稳态运行研究。数十年如一日,这份坚持的精神让人感动。

“今年是我到岛上的第35个年头,35年转眼就这样过来了,我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了现在满头白发的老人了”,张晓东学长笑着说,“现在年轻人流行跳槽,而我一辈子都在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牢记母校校训,厚德、勤奋、求实、创新,做好每一件事,内心很踏实,也很幸运”。

为国家作贡献,就是传承清华精神

说到清华大学安徽校友会时,张晓东学长郑重的说:“我觉得校友会的重要工作一方面要展示清华人为安徽发展做出的感谢,另一个方面从国家和社会需求的角度为母校提出人才培养的方向,让大学培养出来的人才更加符合社会的实际需求和国家发展的要求”。

“我觉得对于清华精神以及清华大学‘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校训的最好传承,就是为国家多做贡献,就是要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的工作,为祖国、为社会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张晓东学长说道。

空闲下来,张晓东学长喜欢自驾游,最远的一次是一个人自驾去西藏,“我相信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而不是在终点”。是的,在路上,可以体会不一样的人生,遇到不一样的自己!最好的一切,总会在路上与自己不期而遇。最后祝福张晓东学长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相关新闻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

  • 022021.12

    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

  • 022021.12

    “科学家最高的追求也无非就是工作”——彭桓武先生点滴

    近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物院)科学技术馆“两弹一星”功勋厅开展。我又一次忆起与彭桓武先生交往的点滴,先生的音容笑貌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2005年是世界物理年,恰逢彭先生90寿辰。6月3日,周光召主持召开了“彭桓武先生90华诞学术思想研讨会”,会上,彭先生向近300位学者和来宾作了《广义相对论—— 一个富于刺激性的理论》的精彩报告。这次会议的邀请名单,彭先生都曾一一过目。2006年9月25日,“彭桓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