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程应镠先生杂忆

2016-10-25 | 王曾瑜 | 来源 《东方早报》2016年10月23日 |

程应镠(1916—1994),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和历史教育家。1935年夏考取燕京大学历史系,参加了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自1938年9月至1940年夏在西南联合大学历史系继续学习并毕业。他是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与古籍研究所的创立者,也是上海师范大学中国古代史学科的奠基者。在历史学领域,早期受陈寅恪影响,醉心于魏晋南北朝史研究,后期因工作需要转事宋史研究,在这两方面都留下珍贵的研究成果。

左三为程应镠先生

时光如流水,转瞬之间,逝世二十二年的程应镠先生已届百年纪念,而作为后辈的我,也已接近他当年的高龄了。

回忆起来,我与程先生的相识和亲近,是始于1980年初次宋史年会,此后我又在上海暂住数月,在他领导下,参加《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的工作,以及后来在中国宋史研究会中的一些会务。程先生过去的情况和磨难,我还只是从其好友熊德基先生处,稍知一二。尽管程先生身处逆境,而作为中共党员的熊先生,却在事实上并未与挚友“划清界线”,一直保持了真诚的友谊。这在当时确是难能可贵。

程先生从魏晋南北朝史改治宋史,在校点《宋史》的极其繁重的工作中出了大力。毋庸置疑,对杂乱错讹极多,而又卷帙最大的《宋史》的校点,其难度和工作量肯定居二十四史校点之首。当标点本《宋史》问世后,自然会出现赞扬的声音。特别是在上海标点的五部史书中,《宋史》肯定质量最好。但程应镠先生对此是有清醒的认识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虞云国先生,记得他当时找程先生谈一点工作。虞云国走后,程先生向我称赞说,虞云国在大学阶段,正当标点本《宋史》问世不久,居然就找出此书的不少问题,难能可贵。

依个人的观察和体验,大凡真心治学、有事业心、有责任感者,往往也自然而然地、真心实意地奖掖和提携后进,程先生当然也是这样的一位。虞云国先生正是在程先生的识拔下,得以进入了史界,而成长为一位有真知灼见的,有深入研究的,并且怀着对祖国、对史学发展的责任心,而有强烈民主意识的史家。

程先生虽然长期处于逆境,但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真可说是意气风发,干劲十足,似乎往日的委屈,在他身上简直就没有留下什么形迹。他处理什么事情,都不喜欢安坐不动,对人发号施令,而是事必躬亲,不惮烦劳。例如我们所写的《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释文稿,原来都附注相关的史料出处,出版后,才将相关的史料出处,都予以删削。他对每条释文都进行仔细审读。记得有一回,特别找我,为的是我的释文稿中所示的出处,他找不到相关史料。直到我翻开书,向他指明了在史料的何处段落,他看后才放心。他得病后,我有一次到上海看望,顺便向他报告一点中国宋史会的会务。程夫人李宗蕖先生有点不高兴,说:“就是为了宋史会,他才病成这个样子。”我听后,心里确实很不是滋味,这决不是对李先生的话有所不快。我也深深感觉到,程先生那种办事作风,对宋史会会务的认真,确实严重地损害了他的健康,这是不争的事实,也因此而感觉难过和不安。

程先生有一回对我谈及他听陈寅恪先生课的体会,赞叹陈先生知识真是渊博,说相比之下,“郭老(沫若)是不如的”。这句话给我印象特别深,所以几十年后,还是不能忘却。记得在我的大学时代,陈寅恪先生是批判的对象,而郭先生则是又红又专的榜样,当时还传达郭先生的话:“陈寅恪是可以超过的。”程先生这番亲身感受,对我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是有相当帮助的。直至自己年过七十,方才明白一个道理,世上有高明的学者,却无完美的学者,但陈寅恪先生无疑是一座时代的史学高峰。像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先天不足,后天失调,事实上还谈不上望其项背。至于郭先生,我曾在论文选《凝意斋集》的自序作了一个评论,记得已故的前辈、河南大学的姚瀛艇先生曾对我表示,他喜欢此段评论,在此就不赘述了。

年纪愈大,似乎时光过得愈快,偶翻十六年前为戴静华师姐所写的悼文,最末有一段话:“人生一台戏,自己当然已经在唱收场戏,或者说是坐末班车了。然而每念及死者,也包括静华师姐,自己总感到,他们的辞世,是加重了自己的责任。无论如何,也要对自己的祖国和民族最后做一点微薄的、却是不应不做的事,不计成败利钝,藉以悼念死者。”我想,对前辈程应镠先生在天之灵,最后想说的,也还是这段话。


相关新闻

  • 062017.01

    英年早逝的史家丁则良

    丁则良实在是纯正天真而容不得半点虚假的人,惟其如此,他可以放弃已有小成的宋史而新起炉灶改治苏俄史,他敢于指正吕振羽的史著,他敢于批评东北人大存在的问题....

  • 242016.11

    师恩如山长相忆 ——纪念程应镠先生百年诞辰

    世事如苍狗白云,变幻无穷,亦转瞬随风飘逝,而师生情谊如青山绿水之常存,岂唯薪火相传,为吾五千年中华文化命脉之所系,亦为天地间一段传道解惑因缘而不可磨灭....

  • 142016.04

    一位对宋史研究有特殊贡献的长者——纪念程应镠先生百岁冥寿

    程应镠(1916—1994),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和历史教育家。1935年夏考取燕京大学历史系,参加了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自1938年9月....

  • 282016.10

    程应鏐:我和冯契的关系

    此文为程应鏐在“文革”中所写的交代。后附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虞云国对程文已述内容相关史事的补充,以及追记两位海上学人在《关系》之后的后续交谊。

  • 282016.10

    为人师 为人父——纪念程应鏐百年诞辰

    今年是著名历史学家、历史教育家程应鏐先生(1916—1994)百年诞辰。程先生青年时代相继在燕京大学、武汉大学、西南联大学习;参加过“一二•....

  • 132015.03
  • 152016.04

    任先生琐忆

    任继愈先生是国家图书馆的馆长,但馆里的同事们很少称任馆长,大家都习惯称任先生。

  • 082017.12

    忆何炳棣先生

    我随季龙先师去北京参加《中国历史地图集》工作会议,住在国务院第二招待所。那天下午散会早,我们回房间早,忽然何先生出现在门前。原来他应中国社科院邀请来访....

  • 272009.05
  • 0820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