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李文喆:我在清华大学求学十二年

2020-05-19 | 李文喆(2001级物理) | 来源 《金融博览》2019年第12期 |

李文喆,2001年就读清华大学物理系基科班,2005年、2008年、2019年分别获得清华大学理学学士学位、经济学硕士学位和经济学博士学位,2016—2017年访问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曾任职于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现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三次获得中国人民银行年度重点研究课题一等奖、青年课题一等奖。

七月十三日,毕业典礼后整一周。六点钟习惯性醒来,吃了早饭,把桌子收拾干净。泡了一杯咖啡,坐到电脑前。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进屋里。放几首喜欢的音乐,开始敲下这些文字。这种感觉就像,又回到了人间。

我在清华大学求学十二年,获得理学学士、经济学硕士、经济学博士三个学位,分别在物理系、经济管理学院、五道口金融学院三个特色鲜明的院系就读,学生生涯终要划上句点。要用一句话概括十二年的清华教育教会了我什么,我想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八个字。西山苍苍,东海茫茫,吾校庄严,巍然中央。每次唱老校歌,都不觉泪目。十二年了,清华我爱你。

二〇〇一年刚到清华,惊讶于清华之大。夏日的清华园,六教东侧的林荫路一眼望不到头。十八年里,无数次在清华园里走过,校园里所有小路似都可如数家珍。主楼和大礼堂前,我曾数十次亲手升起国旗。每周都会有新生来看升旗,仪仗队里喊号子的就是我。周日仪仗队会在主楼前广场训练,军姿、队列、正步。我父母很喜欢我在仪仗队矫正了站姿。队员们至今保持着密切联系,对祖国的热爱、对国旗的责任让我们走到了一起。博士毕业期间在校园偶遇三位队友。

经管学院的伟伦楼布满了教师的办公室,每间办公室都堆满了书,仅能容一人落座。“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用来形容经管学院恰如其分。这里的教授学问低调而华丽,老师们并不热衷于上媒体、搏热点,却多甘坐冷板凳,数十年如一日,帮助学生,只愿为国家培养经济管理的栋梁之才。即使在我从经管毕业后,恩师仍多次给我指点和支援,成为我的智慧源泉。有位老师刚出差返京,就赶来参加论文答辩,一到现场就说:“因你是经管学院的学生,我才一定赶来参加”。一听此言,心中暖意涌动。经管学院学科门类涵盖了经济管理方面的各个专业。作为金融系的学生,我上了三门会计课,还上了市场营销,经济系的课自然也听了不少。在教学中运用一定量的原版教材,既让学生直接接触到最新的理念和工具,又为进一步自学打下良好基础。学院很注重理论联系实践,在实践中培养学生对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的第一手感觉。由学院老师带队,奔赴全国调研,是全院学生的必修课。伟伦楼里经常会举办知名企业的校园宣讲会,不善与陌生人交流的我在这些宣讲里匆匆而过。二〇〇七年在伟伦楼四楼一间会议室参加群面。

主干道的横幅去了又来,在学校时几乎每天至少走两次。二〇〇二到〇三年校棒球队训练会绕着学校跑圈,主干道是必经之路。多年过去,“清华、清华、加油、加油”的号子声仍不绝于耳。

万人(现名“观畴园”)、紫荆、十四(现名“丁香园”)、十(现名“听涛园”)大约是最多就餐的几个食堂。食堂是校园里永远的议事热点,我却不大记得住,能吃即可。由于学校大规模兴建并调整宿舍,一字班(二〇〇一级)可能是换宿舍换的最多的一届。紫荆公寓是新宿舍区。夜晚路灯下,伴着花草的青香轧马路,大约是一个浪漫所在。学生组织议事时,或在几个宿舍楼来回穿梭,或找间宿舍一落座就汇报工作,颇有些回忆。十四号楼是经管研究生的宿舍,二〇〇八年收拾行囊,乘出租车和爸妈一起从这里出发搬离清华园,仿佛仍是昨天。

老馆是自习者的天堂,座位充足、有空调、开门早、关门晚,近九十年的外墙上布满了爬山虎,这也是读博期间去的最多的自习室。新馆、文科馆、李文正馆这几个图书馆都偶有去过。文科馆去的多一些,我习惯固定在三层的一个座位上自习,中午去旁边的清芬园(原七食堂所在位置)吃碗面。二〇一六年校庆带大女儿到文科馆一楼看书。在这里还偶遇人民银行六十周年的纪念书籍。有了文科馆,清华在经管社科方面的藏书的确是大为丰富了,仍往往是早年的版本。经济学藏书在三楼和地下大库都有。一字班毕业十周年向学校集体捐赠了李文正馆的书桌,每张书桌都镌刻着捐赠班级的名称。在一字班学生会主席的带领下,有幸作为组织者做了一点工作。

大名鼎鼎的科学馆(SCIENCE BVILDING),对我们最主要的意义是普通物理实验室。若实验室主任抓住学生数据造假,便用流传于世的名言教训他,“你这样的数据根据我的测算只有几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会出现”。经过这般严格的实验训练,“不能造假”这四个字写进了物理系每一位同学的基因。

理学院东边是物理系,西边是数学系。物理系三楼报告厅和数学系南边的郑裕彤讲堂条件甚好,常举办学术和学生活动。物理系的一间办公室里,经两位主管教授面试,我被录取至基础科学班。老师们宽容真诚的笑容,大概是我对物理系的第一印象。大四到研一每个星期二的中午,我们几位辅导员都会到物理系一间被各式实验设备包围的办公室里,开学生组会。物理系学生工作组,是到目前为止我在清华担任的最接近教师角色的一个职务。在我要离开学生工作岗位时,物理系团委的同学们在三楼报告厅送给我一份特殊的礼物,珍藏至今。作为十二年的学生,清华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对学生无处不在的爱和关怀,这种爱体现在学校的每一方面。我很幸运也曾以学生的身份参与到这爱学生的过程中。大一在数学系一位教授的办公室,他鼓励我坚持努力学习,攻坚克难。理学院广场是我眼里清华最美的设计,台阶、草坪、讲台、周围低调的红色建筑,清晨阳光里,或是雨后彩虹时,美得醉人。物理系毕业典礼、历次合影、学生活动会在这里。这里给我的第一印象大概是大一班级一成立,就在广场边选班委,初识一位甜美伶俐的山西老乡。

大礼堂和综合体育馆是办学生节和其他大型文艺活动的指定场所。头几年,我还对参加这些文艺活动兴趣盎然,票很难排到,只能作罢。到后来有了嘉宾票才能看一些演出。蒙民伟楼是艺术团的大本营,至少三次参加艺术团代表队的面试,却与艺术团无缘。二〇〇四年,在蒙民伟楼领到了校团委颁发的“社会实践标兵分团委”奖状。

第一至第六教学楼,简称一教至六教。六教未建好前,三教和文北楼会上很多数学课、物理课,考试周一大早三教门前等待开门自习的队伍有几十米。每门课我都喜欢坐前两排,很多时候前两排就我一个人。在四教上了北京大学数学学院一位教授教的《流形上的微积分》,一学期不知其所以然,最后一节课最后一句话,老师说,“这样就在一个拓扑空间上构造出一个笛卡尔坐标系”,他边说边用粉笔在黑板上很得意地画了一个小句号。那一刻我全都懂了,第一次亲身体会到打通任督二脉是什么感觉。六教建好后,大部分课程搬到了六教,期末考试座位也缓解了许多。五道口的博士生入学笔试在六教,考生坐满了A区的两个大教室。二〇〇七年的一个冬夜,在三教自习的我收到了中金公司录用通知,我至今仍和给我发邮件的同事保持联系。

东大操场、西大操场、紫荆操场、北操,这几个操场常去跑步和运动。参加过篮球、排球、棒球比赛,上过排球、羽毛球、手球、游泳、棒球课。西操观战物理系足球队夺冠之战,仪仗队训练场奔过来着戎装举着系旗绕场跑了一圈。棒球队每周四、周六两次训练,教练让我们多吃土豆炖牛肉多长肉,底盘稳了才能打好球。“无体育不清华”是近年来才流行的口号。十年前我们只知道“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这足够让每一个清华人热血沸腾。任何仪式上年纪大一点的校友讲话,如果能来一句,“我已实现了蒋南翔校长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要求”,全场必爆发出热烈掌声。北京马拉松刚刚兴起,大一跑了五公里,大二跑了十公里,大三跑了二十公里,大四报名全程,那天睡过了。跑步很简单,只需要坚持,不像打球复杂。硕士毕业至今保持着每年至少跑三百公里的习惯。

几个校门里走的多的是东门、南门和紫荆公寓的东北门。西门的印象深一些,第一辆自行车是在西门外的一个修车铺买的。军训拉练的起点是西门,星夜,一字班三千同学一起奔跑二十公里。

建筑馆报告厅能容纳几百人,一般是上全校性选修大课的地方。二〇一四年博士开学前的暑期团校结业联欢会上,所在班级有个朗诵节目,我的台词是,“我到十五号楼下面的修车铺,想买辆自行车。我跟师傅说:‘我在这儿待了七年,硕士毕业、工作六年后又考博回来’(观众欢呼鼓掌)。师傅问我:‘为什么要费劲考回来?也不一定能毕业’(观众爆笑)”。

金融学院在早些时候是人民银行入职的面试地点。那时的五道口,外立面是大理石,门内方正的设计和机关单位一样。导师为培养博士生倾注心血,严格要求、时时督促,教导我踏实做事、一丝不苟、做好研究,既教学问,又教做人,坚持原则、一身正气,对人春风化雨。恩师指导,五年磨一剑。家人的支持让读书成为可能,二〇一五年抱着刚半岁的大女儿一起看泛函分析。承蒙老师和同学帮忙,博士期间七门课程排名第一,三门排名第二,经济金融专业课平均成绩九十五点四。二〇一六年一月,期末成绩出来后,同学邀我答一个知乎,“在清华大学当学霸是种怎样的体验?”。这几年的学习强度,无疑是残忍的。三十多岁,要么自己对自己狠,要么别人对自己狠,选择并不多。五楼是老师们的办公室,博士学位论文写作期间,在这里向六位老师一对一报告论文,老师们或推掉聚餐、推后约定的面谈听我讲,或给予别具一格、水平甚高的修改建议,或热情鼓励、要求快投快发快毕业,或表示要引用论文,对此不甚感激。

博士学位论文致谢中专门为金博一四班同学写了一段。后不经意看到这是全班同学在论文中不约而同的举动。同学常和我讨论作业,有一次写了十八页,第三页被发现一个计算错误。毕业聚餐时,多位同学敬酒感谢我的作业。紧张学习生活中,三十五位同学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也见识了彼此有趣的灵魂。班里年龄最长的同学,无疑是带头人和灵魂人物,全班第四位答辩,在职博士中第一位答辩,治学、为人、写作、拍照都极认真,生活、锻炼习惯亦领风气之先,每读其文、每次聊天都颇受教益,实为一四级博士同学楷模。有一位和我同岁的同学,看书很多,学术研究极专注,对写作业不太上心,对宏观、计量比较懂,论文期间和他讨论了几十个回合。第二学期期中考试前一天听讲座,收到同学的核桃奶,考试前的焦虑心情顿觉平静了一些。另一位同窗在我动笔写此文时,出了三个题目《勇往直前不负此生》、《怎样做研究》、《生命不息 奔跑不止》,不知这篇文章有没有做好他的命题作文。

临毕业前,曾想在周末找一天回学校,再体验完整的一天学生生活,在图书馆、六教上自习,到万人吃饭,去和相熟的老师聊天,在操场跑步,竟找不到时间。六月二十九日,国家博物馆看展览,看到邓稼先一九四九年在美国留学的照片。照片中西装革履的邓稼先一九五〇年博士一毕业就投身国家建设。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这张照片催人沉思。七月一日,清华新闻网登载了一条新闻,《校领导“七一”之际看望慰问老党员、老同志》,照片中的老教授们家中朴实无华,很多在用八十年代的简易沙发,简朴的屋子难掩他们精神上的富足、人生的达观和追求,其精神境界值得学习。

七月六日的毕业典礼后,在校园里拍照用了六七个小时。留恋徜徉许久,向清华学生生涯告别。


相关新闻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

  • 022021.12

    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

  • 022021.12

    “科学家最高的追求也无非就是工作”——彭桓武先生点滴

    近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物院)科学技术馆“两弹一星”功勋厅开展。我又一次忆起与彭桓武先生交往的点滴,先生的音容笑貌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2005年是世界物理年,恰逢彭先生90寿辰。6月3日,周光召主持召开了“彭桓武先生90华诞学术思想研讨会”,会上,彭先生向近300位学者和来宾作了《广义相对论—— 一个富于刺激性的理论》的精彩报告。这次会议的邀请名单,彭先生都曾一一过目。2006年9月25日,“彭桓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