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叶立润老师带领我们分离硼

2021-08-31 | 马德禄(1964届工物) |

叶立润,19351月生于上海,籍贯浙江宁波。195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19561965年任教于清华大学工物系。19659月奉命调往核试验基地,在戈壁滩一干就是30年。1995年退休。20191月去世。

当我在《清华校友通讯》上看到我最敬爱的叶立润老师去世的消息,我的心情非常悲痛,同时在脑海里浮现了当年叶老师带领我们5名同学分离硼-10的影像。

1958年,我终于实现了自己多年的梦想,考上了清华大学。乘坐母校接新生的汽车,第一次进入了清华园,并住进了善斋。大学生活刚开始不久,我们物406班(分专业前的编班)选出了张亚丹、张洪文、梅镇武、张作风和我5名同学,由叶老师带领我们分离硼。

60多年过去了,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叶老师第一次给我们讲课时的情景。叶老师高高的个子,用现在的话说,颜值也很高。由于只有5名同学听课,他讲课的声音很轻,而且头部不时左右摆动,用肢体动作形象地配合语言。叶老师讲:“要想测量核试验的放射性强度,必须要有电离室,而电离室内要有硼-10。”在天然硼中,既有硼-10,也有硼-11。我们的任务就是从天然硼中分离出硼-10,满足研制电离室的需要。由于硼-10和硼-11是同位素,物理性质、化学性质极其相似。要想将硼-10从天然硼中分离出来,难度可想而知。

当时,我们只上过孙念增老师的“高等数学”、刘绍唐老师的“普通物理”等基础课,尚未接触专业课。而叶老师的讲解深入浅出,让我们听得非常明白。他的板书清晰漂亮,让我们在学习知识的同时,还增加了探索的兴趣。我不仅从叶老师的讲解中初步学习了同位素分离的基本知识,也为我后来走上辽宁大学的讲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叶老师还教我们如何到图书馆查找资料,进行科学调研,撰写科研报告等。这一切让我初步掌握了科学研究的方法,对我以后在中科院近代物理所、辽宁大学物理系从事科研工作帮助很大,可以说是叶老师带我走进了科学研究的殿堂。我之所以能在X射线衍射领域研究离子注入半导体材料改性方面做出一些工作成果,完成一批科研项目并获得奖项,还相继在国内外杂志和会议上发表几十篇科学论文,这一切都与当年叶老师的教导分不开。每当我取得科研成果时,都会想起叶老师,感恩叶老师!

在叶老师的指导下,我们经过查资料、调研、讨论和试验,最终将硼-10分离器研制出来。它的主体是数米高的石英玻璃管,管内填充的是由当时使用的录音钢丝做成的小螺旋管。这些录音钢丝是当时的新清华广播站支援我们的,小螺旋管是我们在中科院化学所将录音钢丝借助他们的设备制成的,然后装进石英玻璃管内。试验时还需打通楼板,将玻璃管竖立起来方可。

一切试验前工作准备就绪,检验分离器是否研制成功的时刻到了。我们从楼上小心地将天然硼络合物倒进管内,看着它顺着小螺旋管一点一点向下流动。在楼下负责接流出物的同学眼睛都不眨地盯着玻璃管,当接到流出物后立即送去鉴定。等待结果的时间是那样漫长,我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仿佛空气都被凝固了。终于,鉴定结果出来了——流出物就是分离出来的硼-10,而且纯度满足了研制电离室的需要,我们的硼-10分离器研制成功了!大家兴奋地欢呼拥抱,为自己在叶老师的指导下做出的一点点成绩而自豪。

最后,再次感谢我最敬爱的叶老师!您的学生没有辜负您的谆谆教诲,请您安息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