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一脉文心——陈乐民的书画世界

2011-08-22 |

陈乐民(19302008),生于民国时期的旧式家庭,受过传统的蒙学教育,后辗转就读于燕京、中法、清华19501952年就读清华外文系)、北大四座大学。1953年从北京大学西语系毕业,被分配到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工作,70年代初转到“对外友协”欧洲处,80年代初调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西欧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欧洲研究所研究员,并担任所长之职。晚年专注于欧洲学研究,出版有《欧洲文明十五讲》、《欧洲文明的进程》、《冷眼向洋——百年沉浮启示录》(主编并作者之一)、《对话欧洲——公民社会与启蒙精神》(与史傅德对话,晨枫编译)、《启蒙札记》、《文心文事》、《徜徉集》等著作。

萨尔斯堡景色(国画) 1989

如是我闻(书法)

由国务院参事室、北京画院等单位联合主办的“一脉文心——陈乐民的书画世界”于近日在北京画院美术馆拉开序幕,此次展览集中了陈乐民先生(19302008)生前创作的艺术精品80余幅,全面呈现一位专门研究欧洲学的现代学者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相浸的一面。陈乐民先生的诗文字画,更多地呈现出作者个人内在的气质和精神追求,通过这些充满文人气息的书画作品,将为我们更加真实地还原一位中国文化学者的心路历程。

“业余”书者诠释文人画风

陈乐民先生生前曾长期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他不是一位专门从事书画创作的艺术家,却由少年时期便开始学画,并师从当时北京画坛的山水画家王仁山,参加了当时“四友画会”在“来今雨轩”的展览。大学毕业后,由于工作性质的转变和当时特殊的政治等原因无暇顾及笔墨,自此与书画渐渐疏远。他作为新中国最早从事外交工作的先行者具有开阔的视野;具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功底,思考深邃,在年过百半又开始专注于欧洲学的研究,被欧洲人称为中国的“欧洲学家”。陈乐民先生一辈子与文字打交道,却坚持使用毛笔书写,留下了大量的书稿、读书笔记。上世纪八十年代,陈乐民才重新拾起画笔,于工作之余练习书法、画国画,甚至在患肾病透析之后,仍没有放弃书画创作。

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陈乐民的书画作品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画家。在这次展出的作品中我们更多的体会是一种个人内在精神气质的书写,正如人们所常提到的“字如其人”,“画如其人”。陈乐民的书法或录陆游、苏轼等前人诗句,或自作诗词,但都借此抒怀。如作品《荒山老柳》,画中的柳树斜生石中,枝叶随风零落,极似陈乐民晚年生病时的状态,但是整幅画面却带给人一种清雅和超凡脱俗之感,画面题词“荒山老柳飘零甚,风里弱竹更何堪,休怨时光不我与,来年可是烂漫天。”更是表达了作者豁达、洒脱的人生态度。

数十年前与齐白石的一纸情缘

在北京画院珍藏的齐白石藏品中,有一张当年齐白石获得世界和平理事会颁发的奖状。左边是毕加索的和平鸽,右边书写着“谨以世界和平理事会的名义并因其对和平事业及人民友好的卓越贡献 国际和平奖金评议委员会特授给中国的杰出画家齐白石 一九五五年度国际和平奖金”,这张奖状上面的中文文字就是陈乐民先生书写的。当时陈乐民先生刚刚从北京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工作,书写这份奖状应该是当时工作需要,奉命之作,但是足以说明陈乐民的字得到了周围人的认可。齐白石去世后,这份奖状和世界和平奖奖章都跟随着齐白石的作品一起被捐献给国家,由北京画院收藏,这也是本次陈乐民书画展览中最早的书法作品。

此次展览中,还展出了陈乐民生前用毛笔书写的书稿、论文以及读书笔记,此外,还挑选出一些陈乐民先生的代表著作,使各位观众更加方便全面的认识陈乐民,认识一位现代文人画家的艺术理解。正如陈乐民自己所说——中国画重在内蕴,如果抽掉了“文”的内涵,无论多么逼真,也是失去了中国画里最可宝贵的东西。这最可宝贵的东西就是书卷气,董其昌说的“士气”,用现在的话来说,就叫做“知识分子气”。

转自《中华读书报》2011817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