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 1980级

心系苍生,正气浩然 ——清华大学[1980级] 王毅 访谈纪实

2016-03-21 | 来源 《世纪清华人 从清华起航 千名校友访谈录》第二辑 |

【编者按】经历的两次挑战,他都视为难得的成长机会;独立地思考问题,一心为人民服务。王毅,一个内敛的公共知识分子,一位谦和的科学家——


心系苍生,正气浩然

——清华大学[1980级] 王毅 访谈纪实

环境科学与工程系  黄韵清、范仲、王佳明、刘雪凌、吕宝磊


【王毅简介】

王毅,男,1980年至1985年在清华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系环境专业获得学士学位。曾分别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中科院国情研究中心从事国情分析、资源环境政策和发展战略研究,现任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


   “作为公共知识分子,要有自己的研究视角,独立地去思考问题,从而为人民大众服务,而不是为某个利益集团服务。”王毅学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是平和的。话语中隐隐透出的凛然之气,令人肃然起敬。


好奇心最重要


   第一次见到王毅学长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位质朴内敛、慈祥谦和的长者,竟然就是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的首席科学家。

   王毅学长1980年入学,就读于土木与环境工程系环境专业,1985年毕业。他主要从事中国国情分析及环境发展研究,系统、综合、客观地分析了中国长期发展所面临的人口、资源、环境、粮食等问题,提出走向21世纪的基本战略和主要对策的建议。有力地推动了全国范围的国情研究和国情教育,他参与完成的国情报告之二《开源与节约》,通过分析中国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的潜力与趋势,提出建立资源节约型国民经济体系等重大建议,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他参与完成了《生态赤字》研究报告,全面评价了中国生态环境的基本状况和特点,分析了环境问题产生的原因和趋势,探讨了保证国家生存条件的基本思路以及实现持续发展的对策;他还参与了三峡工程环境影响的经济分析、中国农业与工业化研究、中国自然灾害预警:与减灾对策等项工作。他在多年的研究实践中,表现了较高理论学术水平、独立研究能力和良好的合作精神;他善于利用多学科的知识来解决社会经济自然复合系统问题,在定量、定性、静态与动态、宏观与微观、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了自己的学术研究特点。他出版专著5本,共发表论文40多篇。1990年获国务院农村发展中心科技进步二等奖,1993年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三等奖。王毅是一位在环境发展领域很有潜力的青年科学家。现在能有所成就,王毅学长说,原因在于清华5年的学习和生活给自己打下了扎实的专业基础。大学时期广泛涉猎各方面书籍,则为他日后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交叉领域从事研究埋下了伏笔。在谈到为什么选择环境专业时,王毅学长坦言,当初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专业挺新鲜,对专业的了解也并不深刻,在日后不断地学习和不倦地工作中,他逐渐了解环境专业并深深投入其中。

   大学,是人生的重要阶段,一幅充满无限可能与机会的瑰丽人生画卷由此展开。在清华,王毅学长感受最深的,就是学校对每位同学在各方面能力的培养。他特别提到,大学阶段适当从事一些社会工作,对日后发展大有裨益。比如他现在从事发展战略与政策的研究,很多时候都需要处理各方面的问题。因为研究的问题本身,就涉及各个利益集团之间不断的讲和与妥协。大学时期的社会工作经验,会有利于一个人今后的发展。

   母校情结,绵远悠长。毕业多年来,王毅学长依然和昔日的同学保持着联系。在工作当中,他亦与一些清华老师有着交流与合作。这些对于他视野的拓展和能力的提升,都有很大的帮助。

   “无论从事什么研究,好奇心最重要。”在谈到自己人生道路的选择时,王毅学长如是说。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包含了人生的大智慧。正是那一份最初的好奇心与兴趣,内化成了深深的责任感,促使他自强不息,努力拼搏,最终来到中科院,在包括资源、环境、能源等方面的可持续发展领域从事研究。谈到自己所研究的方向和感兴趣的问题,王毅学长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每一次挑战新领域,都是一次成长


   二十多年来,王毅学长脚踏实地,刻苦钻研,走出了一条坚实坦荡的科研之路。他说,在这个奋斗的过程中,他遇到过两个最大的挑战。第一是在接触全新的领域时,他觉得自己的基础知识还远远不够,这就需要去不断的学习和摸索。“每一次挑战新领域,都是一次成长。成为专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成为一个能让人们接受的专家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第二是他所从事的研究,涉及处理各种各样的关系。“面对不同的观点,要怎样吸取别人的经验,又如何正确接受别人的质疑?这就需要磨合和学会处理不同的关系。因此,学术上以及各个领域之间的沟通和保持良好的心态就显得格外重要。”

   在谈到环境领域的一大热点——循环经济时,王毅学长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像循环经济这样一个新的概念引入中国,首先要了解其深层次的含义。它之所以在国外的兴起,从技术到政策再到法律环境是有一定条件的。国外的循环经济和有中国特色的循环经济是不同的,不能生搬硬套。中国该走怎样的循环经济道路,需要发现问题,认清问题的核心,研究解决办法。通过这样的方法,才能认清循环经济究竟是什么。循环经济不是仅仅由学者提出,然后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认为,在中国,循环经济的应用条件在有些方面还是不成熟的,各个层面对循环经济也都有不同的认识,实际运作中面临许多问题。可以通过立法,引导它走一条切实可靠的发展道路。要确定一部法律(循环经济法),就涉及到处理各个方面的利益关系。我们不能盲目应用新概念,而是要了解它的内涵和来龙去脉,探寻怎样将之更好地结合中国国情,并在实践中加以调整。所以,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对循环经济方面已经做的工作做一个评估,通过调整使之走一条更和谐的发展道路。”

   2009年6月23日至26日,王毅学长参加了由欧盟环境总司主办的年度绿色周会,并在闭幕式上作了题为“跨越哥本哈根:务实行动与多轨合作”的主题演讲。谈到最近刚结束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王毅学长说:“哥本哈根制定的条文跟过去我们所希望的有很大区别。现在所有发达国家的减排成果,都低于报告所建议达到的效果。按最新的协议,到2051年,发达国家的人均排放量仍然是高于发展中国家。所以,就目前来看,不会有实质性的变化,大会只可能是形成一个政治上比较宏观的协议,然后以此为起点,继续往下谈。而现在发达国家的想法与公约和议定书上“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是相背离的,它们更希望发展中国家和它们一起承担责任。为此,我们需要在研究过程中不断地调整目标,不断地去确定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并以政策配合技术来实现目标。”

   王毅学长朴实的话语,闪现着清华人求真务实的精神,也折射出环境人心系苍生的情怀。


独立地思考问题,为人民大众服务


   2009年是清华环境系建系25周年。谈到25年来环境系的变化与发展,学长感到由衷的欣慰。“第一是研究的领域要比过去广泛得多,今后涉及的范围会更加宽广,所以现在就需要同学们去涉猎各种知识;第二是在环境某些领域的研究更加专业化和深入。”

   在谈到自身事业未来发展时,王毅学长说:“对我们政策研究者来讲,有三个层次的努力方向。首先,要让科学研究更加坚实和具有科学性。其次,思考如何将研究成果转化成为政府和决策者的一种参考。第三是研究成果要能够被大众理解,为普通老百姓服务。”

   “作为公共知识分子,要有自己的研究视角,独立地思考问题,从而为人民大众服务,而不是为某个利益集团服务。比如,水价涨价反映水资源的稀缺性,我们应指出政府方案的可行性和操作性,让百姓对这种方案的目的和意义更加了解。把自己的研究工作转化成政府和公众都可以接受的方案,这就是我们的任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王毅学长的眼底闪现着坚毅。作为知识分子,怎样才能不为流行色所左右,在滚滚历史大潮中坚守内心的原则和方向?从王毅学长身上,不难找到答案。

   对在校清华学生,王毅学长语重心长地说:“在大学阶段,首先应该广泛涉猎各方面知识。接着要重视能力的培养。正确运用知识并将之更好地发挥作用就意味着能力。知识和能力之间存在联系,应该将二者有机结合起来。”

   联系自身科研经历,学长强调:“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刻苦。只有付出艰苦的实践过程,才会有成功。另外,要有长远的眼光。不要局限在一个研究点上,要知道这个研究点在整个研究领域中处于怎样的地位。”

   谈到清华人的就业和人生选择, 学长说:“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都不同,但只要拥有知识和能力,清华人在任何领域都是出色的人才。关键在于自己是否掌握了这些知识和能力。这就需要兼收并蓄,在交流和讨论中不断积累。”

   清华百年校庆即将到来,关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王毅学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尊重独立思考独立研究的能力。大师是在独立自由的学术风气中培养出来的。在办学理念上,只有采取更加开放的形式,推进更多更广的交流,才会产生出更多的创新成果。”


【同学感悟】

   时间很短暂,但是从学长的话里我至少明白了三点。首先,现在作为一名在校大学生,就要尽可能地去学习知识,不仅仅局限于环境专业,更要涉及能源、建筑等各方面与环境相关的知识;其次,要勤劳不怕吃苦,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很聪明,但是“笨鸟先飞”还是充满着哲理;最后,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工作岗位上,都要以身作则,要本着为社会服务、为祖国而贡献的人生信条,那么,也就无愧于心,无愧于国家的栽培。

——王佳明

   “作为公共知识分子,要有自己的研究视角,独立地思考问题,从而为人民大众服务,而不是为某个利益集团服务。”与学长的交流使我受益匪浅,使我对科研事业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我们这辈年轻的环境人,将更好地学习专业知识,为祖国未来的环保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黄韵清

相关新闻

  • 082021.12

    梅贻琦:危难时期挑起大梁的清华校长

    今年12月3日是著名教育家梅贻琦先生就任清华大学校长90周年纪念日。90年前,梅贻琦先生以短短15分钟、不足1800字的就职演说,告诉了清华学子们抗日救国的道理。

  • 082021.12

    明德致知励后学,百舸竞渡迎春华 | 春华资本校友捐赠设立“清华校友——明德致知奖学金”

    经过长期实践的探索,清华大学建立了独具特色的“经济资助、奖励荣誉、助困应急”三位一体的奖励资助体系。奖学金的设立是“奖励荣誉”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奖励优秀、表彰先进,奖学金激励学生勤奋学习、勇于探索、全面发展、积极进取,促进学校的人才培养和育人建设。11月30日,“清华校友——明德致知奖学金”捐赠仪式在清华大学举行。明德致知奖学金是由在春华资本任职的11位校友和2位同为校友的家人共同捐资设立。校友们共...

  • 072021.12

    水木年华缪杰:从心选择,发现另一个我

    对于水木年华缪杰来说,少年学霸、职场精英、明星艺人、“家乡来客”……诸多头衔犹如云烟。身份在变,热血还在,不变的是清华人的底色。他以独立思考、忠于自我的底气,在一次次选择之中,不断体验不同的人生,发现另一个“我”,也重新思考音乐的意义

  • 072021.12

    凡人歌——钮薇娜

    她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师从梁思成先生。她一生坎坷,在人生暮年,生命之花却奇迹般地在宋词讲坛上跨界绽放——期颐之年,她成为养老社区的“九零后”直播网红,她开设的宋词课用“建筑工程进度表”式的讲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老人前来听课。“活到老,学到老”是她看待人生的态度。她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参与设计的两栋建筑——自北京迁至东营的北京石油学院大礼堂和图书馆被确定为东营市首批历史建筑。她,就是钮薇娜,一位平...

  • 072021.12

    董吉男:努力当好为国举才的“摆渡人”

    时代浪潮,奔涌向前。环顾左右,一岸是踌躇满志的青年学子,一岸是蓬勃发展的家国事业,摆渡其间,是我的幸运和责任。

  • 072021.12

    校友总会与电机系联合开展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及工作交流

    2021年12月3日下午,校友总会与电机系在西主楼3区314室联合开展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及工作交流,围绕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和进一步推进校友工作组织学习研讨,校友总会秘书长唐杰,副秘书长杨柳、袁浩歌,电机系党委书记于歆杰、系主任康重庆,两个单位的理论学习中心组成员及校友办、电机系教职工共20余人参会,会议由电机系党委书记于歆杰主持。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