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 1980级

清华女生

2016-03-28 | 黄勇林(自03班) | 来源 摘自《清华人》(1980级毕业30周年专刊) |

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清华:千篇一律的刻板、繁重且高难度的考试,还要比其它大学多上一年;吃饭也是站着的,使得我吃饭的速度至今都远超于我胃觉的感知速度,可能这是我中年发胖的唯一原因。看着清华学堂上那高悬的清朝大贪官那桐大人的题字,真想摔上一把泥。那时候鸡蛋还是稀罕物,粮票换来的,绝不忍心用来发泄一时之气愤。而且我对鸡蛋还情有独钟,不仅是靠一篇叫《画蛋读后感》的文章混进清华,我还有个特别的嗜好:在鸡蛋上练书法,竟把一个“滚”字在鸡蛋上写得栩栩如生、动感非凡,和那桐大人那庄严俊秀的清廷翰林馆阁也相去无几。

对于像我这样在校园中完全透明的大多数理工男来说,校园的生活基本索然无味。在众多不如意中,谈论清华女生却是一件不可或缺且持之以恒的乐趣。当时规定本科不许拍拖,但没说嘴上不许谈论。而且那时中国还没有消费明星的风尚,也没有电视、报纸等媒体的明星娱乐版,所以男生们便不经意地把娱乐放在了他们同校的女生身上。清华女生从此便成了不是另类的另类,不是明星的明星。

在校的清华女生总是比男生显得更成熟,更高大上。她们总是目不斜视,即便是面对面地谈话,也总是凝眉锁目地遥望着那远方的高处。她们随口而出的豪言壮语,总是超越我的想象力。相对早来的青春期,总是让她们对未来更有憧憬和追求。1983年校刊上发表的一篇《要事业,也要生活》的檄文,是这样向世界宣告的:

“我们还很年轻,人生的路才刚刚起步。我们面临的矛盾是几千年历史的结果,就连我们自己的思想也深深打上了这些旧观念的烙印。我们的对手,不只是根深蒂固的旧观念和习惯势力,我们还必须同自己的软弱和不觉悟进行长期艰苦的斗争。初具科学知识的人都懂得,女性在智力上与男性相差无几;前人的经验也告诉我们,女性同样可以在事业上获得辉煌的成绩。只不过作为女性,要多付出三分汗水、五分勇气、七分毅力、十二分的艰辛。我们既要事业又要生活,这就注定我们将终生忙碌。我们认了!这种忙碌的生活,使我们失去的是无知和怯懦,失去的是整个社会和历史对女性的不公正;我们失去的是威胁着我们女儿、孙女们的黑色阴影,我们得到的将是一种崭新的生活。让怯懦的人接着去徘徊吧,让俗人们接着去议论和怜悯吧。 同伴们,我们走着自己的路!弱者,你的名字不是女人”。

幸运的是,我在三十年后再次拜读此文,又一次被这强大的气场喷得头晕目眩。眼前不由自主地再次出现那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高大形象,还有手中紧攥着的那把不知马上要指向何方的闪闪利剑。那时的我,作文水平还停留在《画蛋读后感》之类的模版式填空的模块文章,能看到如此袒胸露怀,拥抱未来的青春之歌,真是由衷地佩服。仿佛是胡屠户的那一记大耳光落在了我的脸上,顿觉眼前金光灿烂……

在这时光荏苒的三十年里,清华女生从未从我周边的生活中消失过。就我常年生活工作的北美加州硅谷而言,她们的身影出现在每一个人类生活的阳光领域。在那春光明媚的校园;在那窗明几净的高科技公司;在那衣衫靓丽、场面宏大的行业协会及世界峰会;在那初始创业的浪潮中;在那高朋满座的朋友圈子里;在那社区学校的家长会上,以及在社区的众多活动中;她们都是高端的倡导者和积极的参与者。在任何聚会上,她们还是那样旁若无人地侃侃而谈。每当此时,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我置身于世界的中心,不,应该是宇宙的中心!

清华女生秉承着大学里就牢牢树立的价值观并克勤克俭地身体力行。她们坚持“要事业、也要生活”的人生观。“如果我们放弃事业,在安乐窝里消磨人生,我们就有愧于贫穷的祖国,有愧于人民的培养,我们的良心就要忍受羞愧的折磨。正是事业,升华了我们的生活,铸造了我们的信念,萃取了人生的真谛。事业的追求和奋斗,使我们失去了一些个人生活的幸福,也正是从事业中我们找到了更高层次的幸福的源泉”,这是她们的心声。

无论何时何地,清华女生总是以最阳光的形象出现:温柔自信的笑容、非一线品牌的高档手袋以及那性价比极高的座驾等,每一个微小的细节无不体现着那份由清华独有的严格的训练所培养出的务实作风,并且这种作风渗透于她们生活中的每一个时间段。青春年代那酣畅淋漓的誓言,绝不是一个轻易可以坚守终身的诺言。当年所憧憬的浪漫“生活”,早已被日复一日的家务及子女教育打磨得体无完肤。现在的她们,是否还能够记得起当年的誓言?而结果还是再一次证明了清华女生的强大。她们一直在坚守,高度地坚守,无一例外。甚至把这种顽强地坚守,转化成了优质的基因,延续到她们天真烂漫的下一代。

清华女生的高度雷同是不言而喻的,她们每个人都是所在行业的高手,是社会中、公司里那坚不可摧的血肉长城。就像深海中游弋的沙丁鱼,那么地光鲜,那么地伶俐,那么地一致,一致到均方差几乎为零。她们有非凡的执行力,形如闪电,瞬间可以180度地转弯并以全速前进,根本不需要加速的时间,随时随地可以进入任何战斗状态。 除了魔鬼训练营,还有什么可以把她们训练成这个样子,而且坚守数十年! 除了她们,谁还做得到?!……

清华女生的豪言壮语继续在我耳边轰鸣:“自古巾帼多英雄。在人类文明史上,无数杰出的妇女为了改变自己低下的地位,进行了不屈的抗争,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有多少妇女,为了事业的成功不得不牺牲自己生活的幸福。这样的例子还少吗?这是她们时代的社会制度和文明程度的残酷的裁决!今天,我们能够同男子一道分担社会的责任是来之不易的。面对历史和未来,我们丝毫不能退却,我们必须选择和献身于事业。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这样一个社会里,这就使我们的事业同千百万人的幸福联系在一起。事业,不再是个人奋斗的题目了。女性在事业上作无谓牺牲的时代正在结束!我们要在事业和生活之间构筑坚固的桥梁,我们这一代人的事业就是通向一个崭新时代的曲折的路。沿着我们的足迹,人们找到的不是一个事业的畸形儿,而是一个创造生活的强者,一个开拓事业的富翁。”

我实在是读不下去了,因为我的心在爆炸。此时我的眼前是那浩瀚的百里洞庭,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清华女生威坐高楼,化作那抚今追昔——“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仁人范公希文。 现实中的清华女生也确实如此,在任何又苦又累的工作第一线,你都能看到她们的身影。在任何战略性规划的会议上,她们总是可以拿出第一手完整资料侃侃而谈。她们处江湖,居庙堂;上厅堂,下厨房……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我们很庆幸这个世界上有清华,更庆幸有清华女生。有了她们,这个世界真正地变得很美好,充满着正能量。而我又常常暗自神伤,她们哪来的这么多能量,支持那么多的灿烂辉煌?与其说从这种“要事业,也要生活”中体会到更多的快乐,不如说那里积累着越来越多的艰辛和付出。我奇怪地发现:在这个权本位的世界里,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天地间,清华女生从政的极少。在频频登上新闻头条榜的腐败贪官名单里,在那些通奸的女性领导干部中,竟然没有一例是清华女生;在那些手捧鲜花,在镜头前大谈成功学的企业家堆里,也几乎看不到清华女生;甚至,清华出身的泛着新潮文艺范儿的歌手作家这些另类“老师”们的圈子里,也无一例外地没有她们的身影。更有甚者,这些美似天仙的人间尤物、万人迷,在大富大贵面前却也过不了三招六式。比着那些外文出身的女主持、编辑在政要富贾面前的挤眉弄眼,清华女生真是输得一地鸡毛。这让高大上的清华女生们情何以堪?!我不禁恍惚,难道清华女生是这个时代的失败者吗?!你们怎么就这么不争气?!怎么就不想着恢复你们同类上万年的母系氏族社会的尊严,而只是拼命地想和统治了你们仅仅两千多年的男性平起平坐?!……

没办法,确实没办法。她们学不会,她们学不会挟天子以令诸侯,更学不会垂帘听政。她们不是精于宫廷算计的上官婉儿和甄嬛,也不是运筹帷幄的武则天和慈禧太后。她们是那顶盔掼甲、叱咤疆场的穆桂英,她们是那中华神剧中穿蟒扎靠、头戴翎子的刀马旦。她们总是奋不顾身地冲锋在一线,不经意间却把这大好河山留给了我们这些无所事事的平庸之辈……每每想到这儿,那高亢的歌声便悠扬地向我飘来:我真想再活五百年!……

世界上不能没有清华,清华不能没有清华女生。亲爱的清华女生,你们是我最亲近的姐妹,是那一起喝啤酒、嗑瓜子、看足球的好伙伴。在我心里你们是高大的,是那寒风中的义士,是那远处江湖的仁人。请坚持你们的誓言,尽情发挥你们的灿烂。还是古语说得好:自古英雄出巾帼!

相关新闻

  • 062021.08

    选择种地的清华博士后建了一个理想中的农场

    种地、除草、施肥、给牲畜喂饲料……头顶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清华大学博士后等头衔的80后女生石嫣,农活干得一点也不逊色。她喜欢称自己是农民,她的微博名字是“农人石嫣”。石嫣离不开土地。她和农业打了快20年的交道。考大学时,石嫣选择了农业;考取研究生时,她选择在农业方向进修;考取博士、博士后,她仍然选择了农业。被称为“新农人”的石嫣,经营的分享收获农场是她理想中的样子:农场不使用任何化肥、农药,完全采用...

  • 042021.08

    黄钰生:教泽遗爱永留西南边疆

    黄钰生在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先后担任建设长、师范学院院长、校务管理委员等要职。抗日战争胜利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三校复原北归,而黄钰生领衔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以下简称联大师院)却...

  • 022021.07

    廿年回首征程路 EE情深在我心|校友代表王磊在电子工程系-原微纳电子系2021年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我想送给大家八个字——笃行致远,惟实励新!我们毕业于祖国最优秀的学府、最优秀的院系,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多做对国家发展、社会进步有益的事,回报社会,报效祖国!

  • 242021.06

    纪录片《九零后》:一位“特殊观众”的观后感

    纪录片《九零后》全国公映已半月有余。影片在疫情暴发次年横空出世,实在是一件幸事。想想为这部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九零后》,我整整惦记了3年之久。

  • 182021.06

    百岁许渊冲离世,余下的只有回声

    一个一辈子大声说话的老人从今天开始不再能跟我们说话了。翻译家许渊冲先生于2021年6月17日在北京家中去世,享年100岁。人生一半的时间里,他困在沉默里,度过了复杂的100年,熬过了战争、革命、误解……他外号叫「许大炮」,正是因为没人听他说话,他总是大声说。有人愿意听他谈翻译时,他已经是个老人了。一辈子大声说的话里,他争过声名,争过房子,争过头衔,争过对错,争过高低,但他并不善于自我表达,因为总是大声地、激...

  • 182021.06

    天才为何成群地来? 纪录片《九零后》里的西南联大

    关于西南联大最知名的一段叙述是:只存续8年,却先后培养出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5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8位“两弹一星”功勋、172位院士和一百多位人文大师。

  • 162021.06

    感恩母校 琐忆燃一

    今年是清华建校110周年,也是我们燃一班毕业60周年。一些难以忘怀的往事又历历在目,学校的培育,老师的教诲,同学的情谊,紧张的学习生活,历经60年沧桑,依然倍感亲切。

  • 162021.06

    清华给了我们什么

    今年是清华110周年校庆,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话题:我们为什么要上大学?大学教育到底教给了我们什么?思绪转回到1986—1991年在母校读书的五年,那是一段青春无敌、阳光灿烂的日子。

  • 162021.06

    分别三十载 难忘空六情

    1986年的秋天,我们入学的时候,属于热能工程系供热通风与空气调节专业,简称空六,现在该专业已经归入清华建筑学院。这个专业始建于1952年的土木工程系,曾先后经历“采暖通风”“供热、供燃气与通风”“供热通风与空气调节”及“建筑环境与设备工程”多个专业名称的不同阶段。我们班只有30人,经过多年的磨砺,每个人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其中有设计院的院长和总工,有享誉建筑节能领域的科学家,有从事管理带团队的中坚力量,有充满创业激情的企业家……但在我的脑海里,记得的还是他们入校时的青涩,还有毕业后30年依然保存着的一份至纯至真的同窗之情。

  • 162021.06

    庾郎年最少 青草妒春袍

    这是一篇被命题的跑题文。前两天,大学班长给我微信:“毕业二十年了,学校让写点文章,你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