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 1981级

五道口往事

2016-03-30 | 符全(工物14) |

前几天,朋友圈看到一张老照片,是三十多年前的老五道口百货商场,别小看只有一层,那可是当年附近地区的主要的购物商场。今天看来,完全土得掉渣。看到老照片里的样子,不禁想起八十年代的往事,一时感慨万分。

我们是1981年考进的清华门,那个年代,老国家百废待兴,穷学生手头拮据,除了绝对必要的生活必需品,基本上没有购物的需求。经常一个学期待在校园里,除了读书,就是考试,宿舍教室操场,三点一线,半年一次校门都不出。

以前的北院,离宿舍和图书馆近,图省时间的话,到北院商店就可以买些日用品,笔、本、墨水、数学纸什么的,后来北院被图书馆扩建时占了。上学时大部分同学都没有自行车,往南走出二校门,校内照澜院有各种卖东西的地方,衣服鞋袜,针头线脑的,都买得到,最主要的,是在二校门旁边的邮局,给家里寄信。每月一封的家信,是和父母沟通亲情,汇报学习的唯一渠道,寄托了17岁少年背井离乡后,所有对故乡亲人思念的情感。

偶尔出个校门,就得去五道口了,那儿热闹,五道口商场,衣服鞋子都比学校的上点儿档次。一般也没有这种需求,记得84年赶上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参加国庆阅兵大游行,参加的同学,都花枝招展地打扮起来了。我满怀喜悦的心情,平生第一次试着穿西服、蹬皮鞋、打领带。西服是援外工作的家人,带回来的布,让老家的裁缝做的,皮鞋和领带,就趁在9003大楼前练习走正步的空暇时间,抓紧去五道口商场置办的。蹬上皮鞋,打上领带,西服再一穿上,人一下子精神了十倍。

除了商场,五道口还有各式各样的店。好吃的,有个叫浦五房的食品店,专门卖浦五房的卤肉,一般的时候买不起,闻闻味道,顺风香八里。等高年级时,做核物理试验,国家规定有辐射补助,攒着点零花钱,等到学期末,去食品店买点最便宜的蒜肠,或者小泥肠,见点荤腥,补补脑子,迎接期末残酷的考试。浦五房的食品,绝对比平时清汤寡水的食堂大锅饭,高出好几个档次。

五道口还有一个著名的外文书店,里面英语原文的教科书,透着十分的神秘,仿佛另一个世界的声音,透着字母传递了过来。里面经常有很多同学,或许是英语爱好者,或者是苦于查找资料的,或者是正在考虑将要申请出国的,逗留在书店里,整日不归,仿佛外文书店是最好的可以免费读英文原版资料的地方。不过,里面的资料,都是影印本的书,其中缘由,你懂的!

五道口商场外面,经常有烤羊肉串的,毕业后三年,离开了学校,在西城区谋到一份工作,晚上骑车下班回家,人困马乏,闻到满脸扑鼻而来的烤肉串的味道,知道五道口到了。下车,来个十块钱的,能吃二十串,然后,心满意足,满嘴油花地,回学校了。

那个年代的东西,特别耐用,有双牛筋底的皮鞋,平时在家穿的,到现在还挺结实,还在穿,估计买了有二十五年了,绝对真材实料。唉,感叹,现在的东西,能将就一年不坏,就算好的。世道人心,三十多年过去了,不古啊!

后来,五道口拆了,附近盖起了新的商场,取了个挺洋气的名字,叫U-Center,孩子们笑称,Universal Center,所谓宇宙中心。喜欢和我们聊各种搞笑话题的孩子,也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一路在清华混了个五清。五道口在孩子们的心里,就是从小到大,和各级同学厮混,各种好吃好玩的地方。

不光有了这个新的商场,对面的五道口工人俱乐部,依旧是看电影私会的场所,少男少女们经常出没的地方,不光有大厅,里面还有各种小厅和卡座。周边的餐馆,成了北京最大的韩国餐馆美食所在。铁路西边的华清家园,也是韩国留学生的聚居地。沿途的各色咖啡厅,成了休闲一条街,办得有声有色。各式特色餐馆,享誉京城。

清华东门外,划出了一大片科技开发园区,貌似清华科技园,和满世界的科技园比,是与众不同的,科技含量还是实打实的,一如五道口商场卖的皮鞋。入住的企业巨多,让科技园的办公楼租价暴涨,连五道口地铁站,上下班高峰期排队人流,都能排出去一条街,成为北京最拥挤的地铁站之一。这里曾经挂过Microsoft, Google, Sun Microsystem, EMC 等世界顶级公司的中国区办公室或者研发中心的招牌,令五道口一跃而入世界级商区的行列,顿时星光灿烂,蓬荜生辉。

一时间,清华大学已经被戏称五道口男子技工学院,当年的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院,正式名称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简称“五金学院。”

我大五道口,顿时名震天下!

漫漫长河,人生经过了无数道口;沧海桑田,世界经历了万千变幻。三十年过去,五道口商场,变成了“宇宙中心”。那个当年我们牵着小手,徜徉在五道口人海中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独自漫步在大洋彼岸的茫茫人流中。在孩子的心中,也许,永远有一个属于她的五道口,还有她生养长大的清华园。


相关新闻

  • 162021.06

    一个清华学生对何兆武先生的追忆

    2021年5月28日,何兆武先生以高龄辞世,报道中有说享年100岁的,也有说享年99岁的,前者说的是虚岁,后者说的是周岁,当然都对。这让我想起28年前我初入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读书时,程钢老师转述的何先生本人对于年龄的一个说法。某一次,有人问何先生的年龄,他说自己是69岁半。何先生生于1921年9月14日,到今年9月14日就满100周岁了,如果按照何先生的思路推想,他可能会说自己活了99岁半。99岁半的何先生以他对史学理论的...

  • 112021.01

    邱锋海:一个梦想造火箭的CEO成立了一家算法公司

    邱锋海,清华大学机械系1993级本科,声加科技创始人兼CEO“你应该说就两个字嘛——宅男,标准理工宅男。”声加科技创始人兼CEO邱锋海笑着评价以前的自己。2018年,这家押注通信声学核心技术赛道的算法公司刚刚成立时,邱锋海还和几位合伙人拉着投资人围在一起,讨论谁来当CEO。这几个技术出身的人想了想,“不如,我们到外面请一个CEO吧?”“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你们自己也得搞一个出来!”投资人立马否决了这个提议。他们几...

  • 122020.08
  • 102020.08
  • 152017.03

    习近平被清华大学录取前后的事情

    近日,《学习时报》刊发了“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系列访谈录,其中也对陶海粟进行了专访。访谈中陶海粟透露了习近平被清华大学录取前后,以及在清华大学的部分....

  • 092016.12

    青春拂面 路随我走

    吴瀚老人今年103岁了,是“一二•九”运动的亲历者,当年她正在清华大学读历史系。作为清华南下自行车抗日宣传队唯一健在者,为我们讲述了“一二....

  • 092016.11

    薛德荣:拼接记忆的碎片

    为纪念我们进校五十周年,同学们决定全班每位同学写一篇文章,回忆个人初进清华前后的一些往事并汇集成册作为进校五十周年纪念活动的一个重要内容。由于双手颤抖....

  • 252016.08

    清华舞蹈队往事

    对苏文漪来说,在那个混乱的年代,跳舞算得上是一个避风港,让她可以稍许远离政治斗争的喧嚣。

  • 302016.03

    女足往事

    我们一群女生在场外起劲地叫喊着,一点儿也不逊于今天的追星小女生。没有女生助威的对手被彻底激怒了,恨死了我们,当闫教练在我们附近得球时,有个家伙居然冲过....

  • 1520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