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丁文魁:毕业50周年忆清华生活(一)

2014-04-09 | 丁文魁(1964自动控制) |

在我们毕业50周年之际,我特别想写写让我永远梦回的清华园。

时间可以无情的让我们的皱纹满面,让我们的鬓发斑白,但它永远也不能丝毫减少我们对母校、对自动控制系、对我们敬爱的老师们的感恩戴德的挚情。

在学校六年学习期间,我们的老师默默无闻、辛勤耕耘,他们不仅传承知识,还通过自身的言行让我们懂得怎样做人、如何做事。

正是他们把清华的精神熔铸于我在为我国核工业奉献的历程中,使我时刻不忘记永远做个不负祖国、不负母校的真正的清华人!

今年离校50年的我们将再聚清华园。愿我们的相聚开心、愉快,愿我们的重逢终生难忘。

让我们这些年逾花甲的清华学子不用扬鞭自奋蹄,在保证身体健康的基础上,自觉地为社会、为家庭再多做些贡献。

永远梦回的清华园之一:初到清华园

1958年9月,经过40来小时的跋涉,我拿着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带着少年时“到北京去”的梦想,于9月8日中午时分,列车到达北京前门火车站,我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伟大祖国首都北京!

一出前门站,迎面有许多北京高等院校迎接新生的旗帜,但我一眼就看到了印有黄字“清华大学”的鲜红的旗子,下面是清华大学迎新站,顿时我感到非常亲切,负责接待的老同学热情地接过我和同车下来的其他一些同学的行李,装上了校车。老同学告诉我们,清华在西郊,挺远的,校车再过一个小时开,让我们别走远了。但是来到了首都,我们都迫不及待地想早一点看到天安门,于是我们几个不相识的新同学就结伴去天安门广场,好在前门火车站离广场不远,从前门向北走,很快就到了。当时广场没有现在那么大,东西两侧是红墙,上空是纵横交错的电线。广场中心,“五一”才落成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高耸巍峨,显得格外庄严,纪念碑正面向着天安门,只见上面雕刻着毛主席题写的8个镏金大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向北望去便是雄伟的天安门,高悬的国徽,8只大红灯笼,巨幅毛主席画像,看得真真切切。看到天安门心情很激动,过去只在书中读过,在电影中看过,今天终于亲眼见到它了。我们就一路小跑到了天安门前,两旁4只石狮,一对华表,走上金水桥,仰望天安门城楼,我仿佛看到了毛主席就站在城楼上,也仿佛听到了毛主席那宏亮的声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我们都没有表,怕回去晚了,不敢久留,就往回返。

前门站外的迎新站又聚集了不少清华新生,一会校车便拉着我们,沿着通往西北郊的林荫大道驶向清华园。

迎新校车一到学校后,老同学和先到校的新同学就把我们围了起来,这个帮着拿行李,那个问我从什么地方来,热情的笑脸、亲切的问候、一双双温暖的手,使我新来乍到的陌生感一下子便一扫而光。清华园,是一座风景如画的校园。初到,看到的是绿荫、红楼,感到它大极了、美极了。这,就是我对清华园的第一印象。

老同学向我们介绍了清华的历史:美国为了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利用“退还”的一部分“庚子赔款”,于 1911年4月29日在清华园创立了清华学堂,它的前身是留美预备学校,到1928年逐步发展成为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学生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早在1919年,清华学生就参加了“五四”反帝爱国运动。1935年,英勇地参加了“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成为中国学生革命运动的主要阵地之一。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清华师生也都站在斗争的前列。旧清华,有封建式的管理和西方资产阶级教育的影响,也有着治校严谨、教学严格的好传统。1948年12月15日,清华园解放了,清华大学投入了人民的怀抱,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院系调整和教学改革,使其成为一所著名的多科性工业大学,一座培养红色工程师的摇篮。到我们入学时,全校共有土木建筑、水利工程、动力机械、农业机械、精密仪器及机械制造、冶金、电机工程、无线电电子学、工程力学、工程化学、工程物理、自动控制等系,在校学生达1万余人,是当时我国人数最多的高校。

到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报到。在体育馆前西大操场东侧的小树林里,是新生分班情况和有关报到的说明,我们都赶忙到那里去找。我的录取通知书上是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这是清华很著名的系,可在电机系的名单里怎么也找不到我的名字,老师说有可能在自动控制系。

我一看,名字果然在那儿。原来,根据党中央关于发展尖端技术的全局部署,1958年7月3日,蒋南翔校长在校务行政扩大会议上,宣布成立自动控制系,将无线电系的计算机专业和电机系的自动控制专业划归自动控制系,共24个班,近600人,其中有近300人是从全国10所高校调整来的,另外一些主要是从本校其它专业调整来的,所以,我们实际上是自动控制系第一次直接招收的学生。当时的自动控制系有自动控制和计算机两个专业,由于与国防建设有关,故分别以代号相称,计算机专业称550,自动控制专业分4 个专门化:510(飞行器自动控制系统)、520(自动控制原件)、530(自动控制理论)和570(核能自动控制系统)。这是一个国防尖端科系,专业学科方向及课程内容均保密,能调整到自动控制系,是组织上对我们的信任。建系时,系主任是钟士模教授,他是我国著名的自动控制专家,党总支书记是凌瑞骥。

我们自动控制系1958年入学的新生219人,其中男生184人,女生35人,分为8个班。开始计划学制5年,1963年毕业。清华以毕业年号的末位数及班的序号来命名班号,因此班号为自301班至自308班,我被分到自308班,全班30人。每个学生还有一个唯一的学号,我的学号是580625。据说,那年学号在581000以内的都是保送生,我们自动控制系由于是尖端科系,所以保送生、家庭成分好的特别多。不久,清华决定改为6年制,我们将于1964年毕业,因此,也就改为4字班,班号为自408班。

我们班的30人中,男生有:王志文、王美亮、王秉忠、王宗楷、汪光春、赵云祺、吕经邦、周山保、何士龙、梁润成、顾乃平、吴金元、吴德新、张礼春、钱元成、张忠顺、张贵泰、张子瑞、钟克钧、武士英、周昌谦、韩明、魏兴华和我24人。女生有:胡明明、胡秀珠、温淑琴、李惠芬、曾祖瑞和陈雪娟6人。我们班的第一任班长是顾乃平,团支部书记是周昌谦。

我们刚入学时,男生住在13宿舍,这是一座3层单元住宅楼,在西大饭厅吃饭,这两座建筑都位于清华园的西南端,在气象台附近。不久我们就搬进了2号楼,这是1954年建的大屋檐学生宿舍群,我住在一楼,153房间,和我同宿舍的有武士英、王宗楷、王美亮、韩明,其他男生分别住在150(王志文、梁润成、顾乃平、吴金元、魏兴华)、151(周昌谦、钱元成、汪光春、张子瑞、张贵泰)、154(吴德新、周山保、张忠顺、赵云祺)、155(张礼春、王秉忠、钟克钧、吕经邦、何士龙)。女生住在强斋。

我们戴上了“清华大学”长条形校徽,白底红字,毛主席手写体的校名在胸前闪闪发光,它将陪伴着我们度过在清华园的6年美好时光。听说,清华过去还有一些老校徽,可惜我们没见过。

9月12日晚上,在后体育馆举行了隆重的迎新大会。我们第一次听蒋南翔校长的报告,他介绍了清华的历史,向我们展现了6年美好的大学生活。他说:今年招生2823人,不仅数量是最多的一年,而且政治质量也很好。他向同学们讲了3个问题:目前形势;学校的任务;对新同学的希望。他说,在目前国内大跃进、国际上美帝国主义制造台湾海峡紧张局势。我们全校师生的共同任务,就是建设共产主义清华大学。教学工作、科学研究、生产劳动、体育运动及军训、政治思想工作,5条战线相互配合,实现这一目标。他鼓励我们要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树立远大的革命理想,锻炼强健的体魄,学习好科学技术知识,又红又专。他说:你们都在20岁左右,这是最宝贵的青春时期,为了你们个人的成长,为了清华大学的集体荣誉,为了我们祖国共产主义的伟大远景,祝你们成为一个最平凡也是最光荣的共产主义劳动者。在清华6年的学习生活中,我一直记着校长的教导,也努力地按着他对我们的要求锻炼成长。

紧接着,紧张的学习、迎国庆训练、百花山劳动、大炼钢铁、教育革命……,在清华火热的战斗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相关新闻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

  • 022021.12

    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

  • 022021.12

    “科学家最高的追求也无非就是工作”——彭桓武先生点滴

    近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物院)科学技术馆“两弹一星”功勋厅开展。我又一次忆起与彭桓武先生交往的点滴,先生的音容笑貌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2005年是世界物理年,恰逢彭先生90寿辰。6月3日,周光召主持召开了“彭桓武先生90华诞学术思想研讨会”,会上,彭先生向近300位学者和来宾作了《广义相对论—— 一个富于刺激性的理论》的精彩报告。这次会议的邀请名单,彭先生都曾一一过目。2006年9月25日,“彭桓武星”...